所在位置: 企業(yè)文化 > 農信文苑

成長(cháng)路上的農信記憶

2023-10-19 10:46:15    來(lái)源:   作者:肖佳艷  點(diǎn)擊數:

我對農信的初記憶是充滿(mǎn)著(zhù)甜蜜的,一切都源于那本金黃色的小冊子,于年幼的我來(lái)說(shuō),并不知道那就是存折。我只知道,只要逢著(zhù)趕集的日子,奶奶就會(huì )牽上我,拿著(zhù)那個(gè)金黃色的小本本,去到一個(gè)固定的地方,一會(huì )的功夫,奶奶就會(huì )牽著(zhù)我走進(jìn)我最向往的小賣(mài)店,從厚厚的玻璃柜里帶回小奶糖、水果干等各種各樣的小零食。后來(lái),每一次黃色的小本子出現,我就可以享用一頓豐盛的零食大餐。于是,我最初的農信記憶,就像一顆顆的糖果,甜甜地埋在了我的心底。

后來(lái),漸漸長(cháng)大的我,發(fā)現家里有好幾個(gè)這樣的金黃色小本本,奶奶有,爸爸媽媽也有。再后來(lái),他們手里的小本本變成了黃色的、黑白色的銀行卡,直到有一天,外出求學(xué)的我也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初代黃色卡片。于是我開(kāi)始期盼月初,期盼著(zhù)爸爸媽媽會(huì )把這個(gè)月的生活費轉到我的銀行卡里面,期盼手機提示音的響起,期盼收到一個(gè)叫“四川農信”的號碼給我發(fā)來(lái)的生活費到賬的提醒短信。在一月復一月的短信提醒中,我度過(guò)了青春期、經(jīng)歷了高考、讀上了大學(xué),漸漸長(cháng)成了大人。于是,青春期的農信記憶,就像一聲聲的悅耳風(fēng)鈴,伴隨著(zhù)我一同成長(cháng)。

人生的腳步總是在前進(jìn)的,也許是小時(shí)候對糖果的魂牽夢(mèng)縈,也許是因為求學(xué)時(shí)期對生活費的朝思暮想,也許是我注定與農信有著(zhù)剪不斷的情誼。畢業(yè)后,我與四川農信完成了一次“雙向奔赴”,在千萬(wàn)人中彼此相遇、結識,并最終修成了“正果”,與一群小伙伴們齊聚成都,參加省農信聯(lián)社組織的新員工培訓,在這里,我第一次知道了黃色的小本本,有個(gè)可愛(ài)的名字叫“一本通”,黃色、黑白色的銀行卡都是“蜀信卡”。了解了四川農信,是全省存貸規模最大、網(wǎng)點(diǎn)數量最多、服務(wù)覆蓋面最廣的金融機構,知道了“銀行舅舅”“石渠精神”扎根艱苦基層服務(wù)老百姓的事跡。于是,培訓中的農信記憶,伴隨著(zhù)一聲聲“啊嘖嘖”的贊嘆,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農信文化的魅力。

結束培訓的我來(lái)到了熟悉又陌生的觀(guān)義,在這里,我得到了前輩們無(wú)微不至的關(guān)懷。他們會(huì )在每天上班的時(shí)候,叮囑我:“有什么不懂的,問(wèn)就是了,仔細一點(diǎn),慢慢來(lái)。”會(huì )在我值班的時(shí)候對我說(shuō):“晚上如果有什么響動(dòng),不要出來(lái),直接給我打電話(huà)。”他們會(huì )帶著(zhù)我走街串巷,向場(chǎng)鎮的每一個(gè)商戶(hù)介紹:“這是我們這新來(lái)的娃兒。”他們會(huì )在我第一次辦對公業(yè)務(wù)手忙腳亂時(shí)一邊幫助我,一邊替我向客戶(hù)解釋。于是,工作中的農信記憶,就化作一聲聲的關(guān)切叮嚀,讓我度過(guò)了慌亂而充實(shí)的新手保護期。

而現在,我也很幸運地遇到了淳樸、善良的客戶(hù),他們有的與黃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,在時(shí)代的洪流中,漸漸跟不上科技的變化。銀行卡被燒掉的老大爺,耷拉著(zhù)腦袋哭訴著(zhù)自己的錢(qián)是不是也沒(méi)了,當我告訴他卡燒掉了,掛失補卡就可以使用,錢(qián)不會(huì )消失的時(shí)候,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(huì )忘記大爺拿出背簍里的梨,連聲道謝的笑容。也許時(shí)代會(huì )拋棄他們,但四川農信愿意為他們而停留,這一刻,我似乎理解了千萬(wàn)農信人扎根基層的意義。于是,后來(lái)我的農信記憶,就是客戶(hù)的一張張笑臉,他們的滿(mǎn)意讓我充滿(mǎn)了前行的無(wú)窮動(dòng)力。

責任編輯:王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