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 企業(yè)文化 > 農信文苑

農信老兵的“燃情”歲月

2021-11-11 15:49:46    來(lái)源:   作者:魏青龍   點(diǎn)擊數:

1984年7月,通過(guò)原綿陽(yáng)市農行組織的招聘考試及考核,不滿(mǎn)十八歲的我有幸被綿陽(yáng)市農村信用社錄用, 正式成為一名農村信用社“三不轉”(即不轉戶(hù)口、不轉吃供應糧,不固定工資)的“草鞋”干部,同時(shí)也是國家實(shí)行用工制度改革后的史上第一批農信社合同制職工。

作為一名新入職的信用社職工,首先要做相對簡(jiǎn)單的出納工作,即要會(huì )數“票子”。面對花花綠綠的紙幣,難免緊張和激動(dòng)。時(shí)任主任安明遠給我們幾位年輕職工敲警鐘:“做人要誠,心要正,不要把抽屜的現金當成自己包包里的錢(qián),這是老百姓的存款,用了要犯法。”思想認識到位了,心態(tài)也就平和了??吹匠砂?、成捆的現金,再也沒(méi)有了當初的激動(dòng)。通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的老帶新和自己勤學(xué)苦練,出納工作也慢慢熟練起來(lái)。

 

1990年9月,原綿陽(yáng)市中區徐家信用社營(yíng)業(yè)室員工手工辦理存、取款業(yè)務(wù),魏清龍(右一)

 社主任說(shuō)每個(gè)職工都應該是工作的多面手,要多崗位鍛煉:既要能當出納,也要能下鄉搞信貸,還要能當會(huì )計。其實(shí)這也是人少事多的基層農信社的現實(shí)要求,既要天天開(kāi)門(mén)營(yíng)業(yè),放款、記賬、付款、下鄉或出差開(kāi)會(huì )、休假,至少要3至4位職工才能安排妥當,所以每位職工都能勝任各個(gè)崗位,也才有利于單位整個(gè)工作的妥善安排。于是我又開(kāi)始學(xué)習做會(huì )計工作。

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一個(gè)單位的會(huì )計,俗稱(chēng)“內當家”,還真不是那么好干的。一般坐柜辦理日常業(yè)務(wù),不算有多大難度。但要遇到旬報、月報、季報以及年報,就考驗真功夫了。

回想三十多年前的上世紀80年代,那時(shí)還是物資并不豐富、農村吃不太飽、穿不夠暖的年代,最現代化的辦公文具是小小的計算器,沒(méi)人見(jiàn)過(guò)甚至聽(tīng)過(guò)“電腦”“空調”等詞語(yǔ)。小至開(kāi)寫(xiě)存單、計算利息、填制借據,大到做旬報、月報、季報乃至年終決算,全手工填寫(xiě)加算盤(pán)、復寫(xiě)紙操作,工作起來(lái)辛苦而繁瑣......

最難忘的是1990年的12月末年終決算。那幾天的氣溫在零下幾度,呵氣成冰。晚上加夜班,我們魏城片區的5家信用社會(huì )計、信貸人員齊聚農行魏城營(yíng)業(yè)所,集中辦理年終決算。太冷了,雙手僵硬,無(wú)法匯總、編制報表。駐片區管理組稽核員買(mǎi)來(lái)木炭,放在火盆里點(diǎn)上。剛開(kāi)始點(diǎn)燃的木炭很嗆人,熏得我們眼睛發(fā)酸發(fā)澀,直流眼。無(wú)奈我們只能先出去避一避,待煙霧消散,再繼續做…就這樣,我們圍坐在火盆邊,持續幾日開(kāi)展決算工作,直到年終決算工作做完。

 

2000年6月,原綿陽(yáng)市游仙區太平信用社正在懸掛宣傳廣告

 2000年3月,聯(lián)社領(lǐng)導安排我到原綿陽(yáng)市游仙區太平信用社主持工作。新的管理崗位,面對更大的考驗,我不能選擇退縮。以前當出納、干信貸、做會(huì )計,面對的是普通群眾,操心的是具體的每一筆業(yè)務(wù)、賬務(wù)及報表處理,相對容易多了。信用社主任,不僅需要帶領(lǐng)單位職工努力完成各項工作任務(wù),還要面對黨委政府、企業(yè)單位、干部群眾,甚至“老賴(lài)”等等,處理各種問(wèn)題,克服各種困難,化解各種矛盾......遇到不符合條件卻堅持要借款的難纏戶(hù)、有借不還的賴(lài)賬戶(hù)、依法收貸拒不歸還反而電話(huà)威脅要把我“放倒、弄兇”的人,真的是一言難盡......不怕困難,不懼威脅,這就是我的選擇和回答!

 2007年9月,上級安排我到游仙區聯(lián)社機關(guān)工作。因工作調整,第二年我便接手了整個(gè)聯(lián)社銀監非現場(chǎng)監管報表的統計填報任務(wù)。由于在基層20多年的多崗位歷練,我有較扎實(shí)的統計工作基礎和經(jīng)驗,很快就適應了繁重的統計填報工作。至今連續10余年不斷的專(zhuān)職統計工作,酸、甜、苦、辣,我嘗了無(wú)數遍......

 

2008年12月,綿陽(yáng)市游仙區農村信用合作聯(lián)社正式成立掛牌

 特別是每逢節假日,看到朋友圈里同事們發(fā)的休假出游的美片,饞得我心癢癢的,一度魂不守舍,做報表效率不高,有時(shí)還出點(diǎn)小差錯,曾經(jīng)一度萌生出不想再干了的想法......

 但很快我就認識到:統計崗位太重要了,雖然我們個(gè)人犧牲了不少節假日休息時(shí)間,但我們及時(shí)、準確做好統計工作,確保了整個(gè)單位、行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數據的匯總和及時(shí)上報,有其它任何崗位都不可替代的作用。能干統計是我的榮幸,干好統計是我的責任。認識一到位,思想上就沒(méi)有包袱了,心安下來(lái),認真做好每一項統計,再也不心煩氣躁、覺(jué)得苦和累了。

 做好本職工作之余,我還發(fā)揮個(gè)人攝影方面的特長(cháng),承擔了單位以及系統內外有關(guān)農信工作重大活動(dòng)的拍攝報道任務(wù),十余年來(lái)上百次圓滿(mǎn)完成各項拍攝任務(wù)。同時(shí)我還結合農村信用社工作實(shí)際,自編攝影培訓課件,連續三年擔任全市農信系統信息宣傳工作攝影培訓主講教師,培訓系統內專(zhuān)、兼職通訊員400余人次,培訓效果明顯,學(xué)員攝影技術(shù)、藝術(shù)水平提高很多,深受各級領(lǐng)導好評。

 

2021年8月13日,綿陽(yáng)農商銀行掛牌開(kāi)業(yè)大會(huì )

回顧我一個(gè)普通農信老兵近40年農信工作的親身經(jīng)歷,可謂“崢嶸歲月稠”。再看祖國四十多年的改革開(kāi)放,中國共產(chǎn)黨帶領(lǐng)全國人民大干、苦干、實(shí)干、巧干,各行各業(yè)發(fā)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地處天府之國腹地的中國科技城綿陽(yáng)也不例外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:今年8月13日,綿陽(yáng)市城區所在地的涪城農信聯(lián)社、游仙農信聯(lián)社、安州農商銀行3家行社,經(jīng)中國銀保監會(huì )批準,合并組建綿陽(yáng)農村商業(yè)銀行股份有限公司,已經(jīng)正式掛牌開(kāi)業(yè),從此告別了農村信用社的“刀耕火種”,從容而自信地邁進(jìn)農商銀行“艦隊”。相信我們方興未艾的農信事業(yè),在省聯(lián)社黨委的正確領(lǐng)導下,將會(huì )昂首闊步,邁入更高、更快的發(fā)展新時(shí)代!

責任編輯:王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