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 企業(yè)文化 > 農信文苑

聽(tīng)過(guò)去的故事

2020-04-15 09:04:57    來(lái)源:巴中農商銀行   作者: 向濤  點(diǎn)擊數:

“唉!相伴幾十年的房子就要拆了,還真有點(diǎn)舍不得嘞。”龍背支行的趙光學(xué)有些感嘆。同事立即給他解釋?zhuān)七M(jìn)網(wǎng)點(diǎn)標準化建設,是巴中農商銀行的戰略發(fā)展規劃,是提升四川農信社會(huì )形象的重要方式。

趙光學(xué),大家都叫他趙叔。1978年參加農信工作,在農信社干了一輩子,也有幸見(jiàn)證了農信史上一幕幕精彩的改革發(fā)展大戲。

“當初這個(gè)房子是幾個(gè)同事一磚一瓦建起來(lái)的,大伙兒流了不少汗,也吃了不少苦,不是可惜房子,而是感慨人世太匆忙了。”趙叔回憶起當初的事情,恍若發(fā)生在昨天一般。1979年5月,龍背信用社土坯房破舊的無(wú)法住人,開(kāi)始計劃新建房子。當時(shí)社內就三個(gè)人,一個(gè)主任,一個(gè)會(huì )計,一個(gè)出納。主任姓鐘,會(huì )計姓廖,趙叔擔任出納。上班期間,三個(gè)人在一張八斗桌上辦公,辦理業(yè)務(wù)全憑手工操作。下班后,三個(gè)人主動(dòng)協(xié)助工人建房,搬磚頭、砸碎石、背瓦片、調石灰……為替單位節省開(kāi)支,凡是能上手的活,他們全都親力親為,不叫苦也不喊累。

1980年2月,一樓一底117平米的磚木結構新房子落成,一度成了街上最豪華的房子,在當地引發(fā)了廣泛關(guān)注。趙叔說(shuō)想到房子要拆了,心里涌動(dòng)出難以名狀的悲傷。 

如今,40年過(guò)去了,當年的“最豪華”也變成了“最破舊”,但它仍是老一輩農信人精打細算、節約開(kāi)支、勤儉辦社的理念的見(jiàn)證,它目睹了龍背信用社由5萬(wàn)元存貸規模到今天14300萬(wàn)元的發(fā)展歷程,一代農信人艱苦奮斗的故事仍在激勵著(zhù)我們奮勇前行。

龍背鄉,位于巴州區南邊緣,產(chǎn)業(yè)基礎薄弱,與外部市場(chǎng)對接難,無(wú)法發(fā)揮有限的資源優(yōu)勢,脫貧攻堅任務(wù)異常繁重。面對這一困境,龍背支行主動(dòng)掛包貧困農戶(hù),積極開(kāi)展駐村幫扶。

“以前我們上班,實(shí)行“支農包隊”政策。一般逢場(chǎng)天在信用社,冷場(chǎng)天就下鄉到生產(chǎn)隊。一來(lái)幫隊里匡算資金,二來(lái)幫村民干點(diǎn)農活。”趙叔回憶說(shuō):“特別是‘大戰紅五月’時(shí),幾乎天天都在下鄉。我們還只是負責本生產(chǎn)隊,鐘主任卻是把每村每隊走了個(gè)遍,老百姓開(kāi)玩笑說(shuō)村里的狗都不會(huì )咬他了。”

“信用社跟老百姓的關(guān)系非常好,我們下鄉帶著(zhù)干糧,老鄉們還不樂(lè )意。若趕不上吃飯,會(huì )特意煮一碗面,碗底下藏個(gè)雞蛋,這就是感情?,F在啊,下鄉次數少了,感情也淡了。”趙叔說(shuō)起有些黯然。“趙叔,省農信聯(lián)社已經(jīng)明確了開(kāi)展‘走千訪(fǎng)萬(wàn)’活動(dòng),巴中農商銀行正在全力抓貫徹落實(shí),我們的根在農村,我們永遠都記得。”我極力安慰他。是啊,那時(shí)候條件艱苦,沒(méi)有任何交通工具,每天都是靠步行,背著(zhù)挎包,風(fēng)吹日曬,翻山越嶺,走村入戶(hù),上門(mén)為群眾服務(wù)。如今,60多年過(guò)去了,我們服務(wù)“三農”的宗旨沒(méi)有變,我們“助農”“為農”“便農”的立場(chǎng)沒(méi)有變,老一輩農信人靠著(zhù)那股子堅韌的精神始終默默堅守在一線(xiàn),將自己畢生的精力奉獻給了所摯愛(ài)的農信事業(yè)。身處脫貧攻堅的大戰場(chǎng),作為助力鄉村振興的主力軍,我們仍有大顯身手的“擂臺”,我們將把“背包銀行”的精神一代代傳承下去。

小李是龍背支行最年輕的員工,2017年9月參加農信工作。根據“老帶新”的傳統,趙叔和小李成了師徒。趙叔說(shuō),老同志要毫無(wú)保留地教年輕人,把更多的期望寄托在年輕人身上,讓他們托起“智慧銀行”的未來(lái)。

小李說(shuō)在趙叔那學(xué)會(huì )了很多,不僅僅是業(yè)務(wù)上的技巧,更多是對老百姓的情懷,農信人的信念和操守。小李至今仍記得趙叔給他上的第一堂課:“既然做了農信人,就要把工作做好,更要把人做好。做本分人,一步一個(gè)腳印,千萬(wàn)莫亂伸手。”薪火相傳,這些正是四十年前趙叔剛參加工作時(shí)鐘主任對他說(shuō)的話(huà),他記了一輩子也堅守了一輩子。

趙叔說(shuō):“當年和我一起參加工作的同事,很多已經(jīng)失去了聯(lián)系。”是啊,時(shí)光像吱吱燃燒的香煙,最后握在自己手里的,只剩那一截小小濾嘴,唯有濃如煙霧的農信情,和那逝去了的故事,卻永遠飄蕩在心頭。

六十年不長(cháng),在歷史的長(cháng)河中它轉瞬即逝;六十年不短,它流逝的是一代又一代農信人的青春歲月。老一輩農信人孜孜不倦、樂(lè )于奉獻,譜寫(xiě)了一曲曲默默奮斗和奉獻的樂(lè )章,讓農村信用社歷經(jīng)風(fēng)雨后,逐漸由小到大、從弱到強,鑄就了今天的輝煌。如今,我們接過(guò)接力棒,以嶄新的姿勢書(shū)寫(xiě)著(zhù)屬于我們自己的美好。聽(tīng)過(guò)去的故事,傳承不變的農信精神。

責任編輯:阿 翔